舌尖上小小的味蕾——鼻子熟识美味(图)

栏目:奇闻异事 编辑:哈密网 时间:2021年07月02日 08:20:42

但也有一些认错食物名称的事例,比如每到感恩节,大多数美国人会错把番薯称为薯蓣,其实它们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植物。我们可以将这些千奇百怪的食物趣事大致分为三类,如荒唐的食物名称、可以用来抵押和燃烧的奶酪以及需要勇气才敢挑战的食物,此外当然还有更多趣事。异食癖:吃任何东西,什么都可以吃借助拉丁语和希腊语,使得每一种神经病症都有学名,不过异食癖也有许多不同的类型。

2.熟悉美味的鼻子

我们都知道气味可以引起我们的食欲,刺激我们的情绪,唤起我们的记忆,但我们不知道味觉的检测是否主要是由于我们舌尖上的小味蕾。在神经美食学领域的研究人员眼中,我们已经落后了。

味蕾的进化是区分基本的甜、咸、酸、苦、鲜(蘑菇或酱油的咸味),以帮助我们区分高热量的碳水化合物,找到身体所需的盐分,并测试食物是否成熟,毒素检测和蛋白质识别。但是当我们品尝食物时,嗅觉,尤其是回味,会从口腔飘到鼻腔食物奇闻异事,从而在我们的大脑中形成一个更完整的画面。嗅觉是如此微妙,以至于科学家们将其与视觉进行比较,以找出数百万种味道如何混合成“图片”以及如何确定它们的相似性。研究进一步表明,气味与心理健康和神经可塑性有关。

所谓分子美食家,就是为了艺术和食用效果而研究食物的物理和化学性质,并在食物再创造过程中使用气味和香味的人。 (注解:分子美食家用科学的方法来理解食物分子的物理化学变化,再造食物。)但唾液与食物的相互作用增加了分离关键“气味-分子”的难度。哦!顺便说一句,市场总是以此作为促销噱头。

1.食品的其他名字

食物通常有很多名字。有些略有不同。例如,芫荽叶和芫荽叶分别是指芫荽植物的种子和叶子。但也有一些误解食物名称的例子。例如,每个感恩节,大多数美国人都会错误地称红薯山药。事实上,它们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植物。

出于营销目的,一些食品采用了新名称。比如菜籽油(由“Canada Oil Low Acid”这四个词的首字母组合而成,意思是“低酸加拿大油”)其实是一种专门栽培的菜籽油,但也许是为了避免使用“油菜”一词(Brassica or Brassica油菜,这是一种十字花科植物)有负面影响,或者为了区分对人体有毒的早期菜籽油而改名。奇异果并非来自新西兰——它实际上是中国醋栗,这是出口商为避免冷战期间美国市场的负面影响而起的新名称。也不是醋栗,所以只是改了名字。

巴塔哥尼亚牙鱼(小型犬齿南极鱼)为了更好地激发消费者的购买欲望,更名为智利鲈鱼,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。虽然它不是鲈鱼,但它现在也面临过度捕捞。出于类似的原因,餐厅顾客现在知道听起来更有吸引力的“罗非鱼”实际上是“燧发鱼”​​(大西洋胸鲷)。

食物的主题对于完整的生活总是不可或缺的。英国以其黑暗料理而闻名。烤牛肉、炸土豆和卷心菜的烤面,还有他们桌上最爱的葡萄干布丁,都成了笑话。历史上,食物也酿过悲剧。 1919年,美国波士顿的一个糖蜜储罐突然爆炸。大约 230 万加仑(870 万升)糖蜜倾泻而出,造成 21 人死亡并摧毁了几座建筑物。

但生命宝贵食物奇闻异事,食物也很珍贵,有时甚至贵得惊人。著名的加拿大枫糖浆盗窃案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。 2012 年,大约 600 万磅(270 万公斤)枫糖浆从加拿大的全球战略枫糖浆储备中被盗。你可能认为枫糖浆被盗是很可笑的,但如果你知道在当时的销售市场上,一桶 620 磅(281 公斤)的枫糖浆售价为 1,800 美元,大约是 13 倍的价格。同期原油。 ,你不能再笑了。

我们可以将这些奇奇怪怪的食物趣事大致分为三类,比如荒诞的食物名称、可以抵押和燃烧的奶酪、需要勇气挑战的食物,当然还有更多好玩的东西。祝你看完后胃口大开!

10.蜜汤人(Mellified Man):坚果和蜂蜜的味道

随着罗马帝国的崩溃,欧洲经历了漫长而无知的黑暗时代。与此同时,穆斯林世界正处于智慧和文化繁荣的黄金时代。 哲学家们早就鼓吹“一个文化的品格可以通过它的饮食来判断”,所以我们只能感叹穆斯林文化中的“蜂蜜沾染的人”,“天哪,这太恶心了!” "

制作“蜜渍人”的过程非常简单:选择一位年长的阿拉伯人,让他只吃蜂蜜,然后在他死后用大量蜂蜜埋葬尸体。用蜂蜜腌制100年后,人们挖出“采蜜机”,在当地的大巴扎出售,换取大量金币(拉丁语“mel”代表蜂蜜)。

 1 2 3 下一页
相关文章
头条推荐
最新资讯